直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直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产品设计师白鸦我的信仰是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2-03 06:01:40 阅读: 来源:直通厂家

一个电大美术专业毕业生被互联网改变人生,成为支付宝最重要的产品设计师。现在,他希望用社交购物的模式建立一个网民的消费入口

在过去几年中,白鸦是中国最活跃的互联网产品设计师之一。对于5亿中国网民来说,没有使用过白鸦设计过的互联网产品的应该不多—他参与设计过百度和支付宝的多款产品。

白鸦其实是他的网名,但即便同事也大多没有叫过他的本名朱宁。在2000年第一次接触互联网之前,今年29岁的白鸦于高二辍学转学画画,并在家乡河南的一所电大拿到美术专业的大专学位,他自称还摆过地摊、做过泥瓦工。在对人才包容度极大的互联网行业,白鸦这般经历也不多见,但他现在的确是中国一线互联网产品设计师中最懂网民需求并能将其运用在产品上的人。“我的信仰就是互联网。”白鸦对《环球企业家》说,互联网改变了他的人生。

在去年10月从支付宝辞职之前,白鸦在这家全球最大的电子支付公司担任首席产品设计师。现在,他是一家名为“逛”()的初创网站的联合创始人及COO。与他一起创业的并担任“逛”CEO的是支付宝原用户事业部总经理的钱志龙。钱志龙在阿里巴巴的工号排在前100位,先后参与过阿里巴巴、支付宝、淘宝、阿里妈妈、一淘的创建过程。

白鸦说,他们无论是继续在阿里系公司工作,还是跳槽至其他互联网公司,都能拿到很好的薪水和职位,但下定决心开始创业,是因为“心中还有梦想”。

消费入口

白鸦认为,商品种类和数量极为丰富的淘宝,已经变成消费者选择越来越困难的地方,“逛”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难题。

2008年,百度推出与淘宝模式类似的有啊,淘宝屏蔽了百度的搜索,所以至今中国网民在网络购物的时候不去百度搜索,而大多直接去淘宝寻找。这在他看来是中国特有的市场空间:“比如连衣裙这个词,淘宝上一天有几十万个搜索,百度上只有几百?个。”

但成功绕开百度的淘宝,能给用户寻求所需产品的途径也只有两个,搜索和商品类目。白鸦从互联网产品设计的角度来看,认为商品类目提供的功能是针对商家的,背后的逻辑是商家货柜怎么摆,而不是消费者怎么找东西;淘宝目前所能提供的搜索,也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比如一个用户要购买手机,除非明确地知道要买一个iPhone 4,否则只搜索关键字“手机”可能花一天时间也找不到适合自己的。

现在打开白鸦负责产品和运营的“逛”,用户在淘宝、凡客等电子商务网站购物的时候,可以随手将这一商品进行分享,其他用户可以看到醒目图片、简单描述、评论以及商品链接等元素。用户之间既可以互相加为好友,也可以通过“喜欢”、“评论”等功能来形成转发。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模式很接近更强调图片、商品点评的微博,一件广受赞誉的商品在“逛”上会像微博中的一条爆炸性新闻一样迅速流传开来。

这与美国图片社交网站Pinterest有几分接近。在美国,Pinterest已经成为仅次于Facebook和Twitter的第三大社交网站,乐观的投资人认为它的估值已经达到10亿美元级别。Pinterest模式让人们的互联网购物模式由“搜索”转变为“发现”。在中国,蘑菇街、美丽说等模仿者已经出现。

但白鸦并不想做一个硅谷明星公司的复制品。从“逛”的产品形式上,他认为在图片社交的基础上,一个对商品和商家的评价系统很重要:“比如豆瓣用户对电影、图书的讨论,就沉淀下来,通过社会化的手段来为更多用户提供价值。”中国网民一直有对商品的讨论、评价的热情,但现有的这些信息散落在各处,比如淘宝、京东内的购买评价,汽车论坛、母婴论坛对相关产品的讨论等。

对于“逛”这一设想的未来,可以参照一下大众点评网建立了一个餐馆评价体系之后对人们选择吃什么的影响。但“逛”的野心更大,要覆盖几乎所有日常消费的商品,既包括线上也包括线下。在白鸦看来,如果只以社交为卖点,Pinterest对用户来说仅仅是一个媒体,一个用户在朋友的一些评论中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去购买;但“逛”的目标是改变商业生态,在此之前中国做成类似事情的互联网公司只有淘宝。

“逛”的价值观,有一部分受到了百度和阿里理念的影响。“我的骨子里有一些百度和阿里基因。”白鸦说,百度的价值观是简单可依赖,所有人的目标是为用户把信息打通;阿里强调客户第一、电子商务信用值钱,所以要服务好消费者,让消费者之间更好的沟通,找到更适合他们的东西。

“逛”打算提供另外一个目前互联网产品尚不具备的服务,是满足“场景”式消费。白鸦举例说:“比如春天来了,一个人打算与太太带着孩子开车去城郊看油菜花,在这个场景下可能需要购买帐篷、防晒霜、尿布、食物……淘宝或者其他电子商务网站传统的商业类目形式,不可能让你迅速找到所需商品。”

“逛”希望通过一个类似由用户自发产生的“清单”来满足这种场景式消费。比如一个人买了一辆新车,可能会问买过车的人,拿到车之后要添置什么东西;每个准妈妈在生产之前,都会找一个做过妈妈的人要一个非常详细的婴儿用品清单。尽管热门“清单”的数量可能是有限的,但总体上的数目会因为用户的需求场景的差异在理论上会是无限大的。比如登山是一种场景,在雨天登山也可能是另外一种不同的场景。

相比Pinterest的模仿者,白鸦面临的最强大对手可能还是老东家阿里系的淘宝。但他认为,淘宝本质上是一个集市,而不是一个消费者社区。“如果几个消费者在集市中讨论什么商品好,很可能会有商家插嘴进来推销自己的商品,但实际上消费者需要的是其他消费者的评价,而不是商家的自我评价。”比如在大众点评网上,顾客帐号与餐馆帐号的界限很清晰;但在淘宝网的社区属性上,买家和卖家处于同等地位,卖家随时可能打破买家之间的交流。

用户体验至上

在支付宝的三年工作经历,让白鸦的最对电子商务市场的理解更为深入,也是现在他参与创办“逛”的主要原因。

“支付宝处在电子商务产业塔尖。”他介绍说,在团购火起来的过程中,在支付宝比身处某一家团购公司更能看到整个行业的发展轨迹,因为几乎所有用户向团购网站支付的钱都要从支付宝经过;某一家B2C网站兴起的时候,从支付宝也能清楚地看到其中消费者与商户之间的关系。

不过在2008年时,他差点因为学历等原因被支付宝拒之门外。限于公司人力资源政策,支付宝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出了个主意,让白鸦到公司打“短工”,为制定支付宝创立以来最大的改版方案做顾问。一个月的顾问工作结束之后,当时的支付宝总裁邵晓锋看了白鸦做的方案之后说:“这就是我要的支付宝!”接下来,所有的入职障碍都没有了。支付宝专门为他设置了全新的职位,花了一年的时间完成这次改版。

白鸦是少数担任管理层之后依然在长期身处一线的产品设计师,在支付宝的三年中他大大小小做了二十多个项目。“那三年中,我基本没有休过假。”白鸦说,他这样精耕细作到最后,可以清楚支付宝的每一个细节,“如果彭蕾(支付宝CEO)给我打电话说支付宝哪个地方出错,我能马上告诉她弹出的窗口长什么样,出错文字是什么。”

出身草根的白鸦,非常强调用户对产品的良好体验。

他归纳自己设计理念的成长过程为:第一阶段,就像网络流传的“丢猫别找设计师”的段子一样,一个人猫丢了之后请设计师设计了一个很炫的海报,但炫技之余却忽略了找猫这一核心需求;第二阶段有些像“西直门桥”,设计的产品非常宏大、复杂,但是开车的人想从上面绕过去却非常困难;第三阶段是在百度,得到的收获是,用最简单的方式,最低的设计成本,最低的用户交互成本,满足用户的需求。

马云对白鸦的影响也很大。“马云是一个非常强调用户、强调体验的人,他总是跟我们说,用户真的不是来使用你的产品的;从更高的维度来看,他是来享受一种体验的。”有一次,支付宝团队向马云汇报支付宝官网改版项目,马云突然打断了汇报说,你是为客户服务的,怎么能叫官网?马云不是纠结于“官网”这两个字,而是认为这透露出错误的出发点。他认为支付宝是为客户服务的,怎么能跟商户说我要规定你怎么入驻,跟用户说我要规定你怎么注册,真正的出发点应该是跟客户说我们能给你提供什么服务。“马云对这种感觉很敏锐。”白鸦?说。

白鸦并不认同自己是“极客”。尽管他几乎每天所有事情都围绕着设计展开,所有的朋友都来自互联网,在百度的时候注册了100多个马甲来模拟用户感受,最近三年为了研究网络购物体验从一个毫不在乎形式的人变成各种装备控。

他以使用iPad及iPhone为例,虽然他会大量地下载、研究新上线的应用,但却并不会沉迷其中,常用的应用也与普通用户相差不大。他最近最喜欢玩的手机游戏也不太“酷”—鳄鱼小顽皮爱洗澡。

李萌图片

西西人艺体摄影人体大全

制服本子大全

相关阅读